闲话不确定度之一-误差【通俗版】

人吃饱饭,没事干的时候就会想一些空洞无聊的事情。一来满足自己的意淫感,二来证明一下自己依旧存在的意义。比如唯心哲学家叔本华,自己过得逍遥自在,女人体验了无其数,白天边喝酒边抽烟地写了一本关于“人生即痛苦”的书,晚上却过着美女怀中抱的“幸福”生活,并且最“痛苦”的他在80高龄以后才“幸福”地死去。可见此痛苦非彼痛苦。
叔本华的“人生即痛苦”的核心是说人生的本质是痛苦的,人在追求一个又一个的幸福中痛苦着。从认识论的角度讲,就是人生的意义是什么?而咱测量学的角度看,那就是人生的“真值”是什么?,可惜这是一个严肃的哲学命题,没有人能够回答出来,但是人生的意义一定存在。如何认识这一问题,或者从测量角度讲如何测量这一问题那就各有各的手段,而这种认识或测量手段必然会受到其本身条件的限制,换句话说叔本华的夜夜笙歌、美女如云的生活是影响他认识或测量这一问题的因素之一,并且会深深嵌入到他的说有认识过程中;而他今天喝酒多喝了二两,和小老婆吵架等等对认识或测量过程的影响则会随着酒后清醒或和大老婆恩爱而烟消云散。诸位说了,你这和不确定度有屁关系啊。莫急莫急,所有影响叔本华同志认识人生“真值”的因素会对认识的结果有影响,合起来的影响咱通俗地说就是“偏见”(为啥加引号,因为谁也不知道是不是偏见),而在咱测量上叫误差。在这些偏见里有的你就打死叔本华同志他也改不了,俗称榆木脑袋,咱测量上叫系统误差;而有些偏见由于非本质的影响,则随着叔本华同志心情的好坏会发生些变化,可称偶然偏见,咱测量上叫随机误差。
通过叔本华同志的献身说法,我们知道人认识事物客观真相的结论包含了三个部分,事物真相+榆木脑袋的偏见+偶然偏见。如果有一天榆木脑袋的偏见(这个大家都有啊)将事物真相和偶然偏见都掩盖时,我们的认识被假象所掩盖。比如说吧,有一个记者见到一个放牛娃,就问你放牛干啥呀?放牛娃说挤奶挣钱啊。记者又问挣钱干啥呀?放牛娃说挣钱取媳妇呀。记者再问娶媳妇干啥啊?放牛娃说,娶媳妇生娃啊。记者最后问生娃干啥呀?放牛娃说生娃放牛。这是啥,这就是放牛娃榆木脑袋的偏见(系统误差),别光笑他,其实你我都有啊,只是我们自己在很长时间内不会觉得。
如果偶然偏见将事物真相和榆木脑袋的偏见掩盖时,我们的认识也会被假象掩盖。再比如说有个笑话(你咋那么多比如啊,没办法啊,求求你们原谅我哦)说一个人明天就要结婚了,不知道为什么,都半夜12点了,小姨子突然打电话催他上她那去一趟,说是要最后的谈谈心,特地嘱咐了一个人马上过去。他心想“靠,这半夜想干啥,明天就要娶你姐姐了,不会还想要来给我上政治课。”好不容易气喘吁吁的爬上那高高的7楼,在门口调匀了呼吸,心想,也许是有一场暴风骤雨要来临。敲门,开门。小姨子穿着若隐若现的睡衣,靠在门边,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淡淡的香水味,还有房间透出的氤氲的灯光和柔柔的音乐。“你还等什么,进来啊。难道我比不过我姐姐吗?。”他愣了一下,二话没说,转身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往楼下冲去。刚冲去大门,突然发现楼下站了一群人。他还没反应过来,岳父一脸欣慰的上来握着他的手说,你终于通过最后一道考验。岳父说完,老婆一下子扑进他的怀里,紧紧地搂住他。他回过神看看周围,七大姑八大姨们,还有几个舅舅和小叔子都朝他投来赞许的目光。这个时候他的心里悲喜交加:还好套在车里。对其岳父岳母、老婆而言这就是偶然偏见,只是希望所有人都能像他一样幸运。
对于放牛娃和幸运哥得岳父岳母、老婆而言,他不知道自己有偏见,就像咱测量一样,不知道系统误差和随机误差具体是多少?除非我们知道事物的“真值”?可惜啊,如果知道了,我们测它干什么,那不是不符合国家节能减排的原则了吗,所以我们只能无限逼近“真值”,可总是不敢说那就是“真值”。
已邀请:

hlm350521

赞同来自:

另类表达..........................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